【天陸】兩人的習慣


*角色屬於愛娜娜

*可能OOC

*後續有?大概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習慣,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

它會扎根在身體深處,越陷越深。也會一點一點被拔起,最後傷痕累累。



無論是對七瀨陸,還是九条天而言亦是。






不得不習慣  -  七瀨陸


七瀨陸從小就有個習慣,每次當他的病情發作的時候,他就很難入睡。撇開一直咳嗽不說,呼吸不順帶來的難受,使他根本睡不著覺。


每當這個時候,他的雙胞胎哥哥七瀨天,他的天にい會哄他睡覺。

天にい會讓他躺在他的肚子上,哄他入睡。或許是因為天にい在他身邊的緣故,天にい的身體很溫暖很舒服,讓他一下子就安心了下來,難受的感覺會減輕,睡意也會漸漸湧上來。


七瀨陸喜歡這種感覺,讓他很安心。



七瀨陸本以為他可以一直擁有這個有點孩子氣的習慣。






直到七瀨陸十三歲那年。

他的雙胞胎哥哥七瀨天,天にい拋棄他跟家人,獨自一個人離開了家裡。


當時才十三歲的七瀨陸,根本不知道為什麼七瀨天要選擇離開,因為天にい什麼也沒有跟他說。

他只是認為天にい討厭他了,所以才會離開家。



因為他只會給天にい添麻煩嗎?天にい是不是覺得他是個累贅呢?

七瀨陸常常這麼想。




七瀨陸記得那個時候,他好像是哭了很久很久.......

在天にい離開不久,他好像就因為情緒激動的關係,導致病情發作甚至有惡化的傾向。


他在醫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,爸爸跟媽媽為了照顧他,幾乎每天都在醫院跟家裡兩邊來回折返跑。明明天にい的事情也已經讓爸爸跟媽媽很難過了,還要多花時間跟心思來照顧他。



他真的就只會給家人添麻煩而已,所以天にい會丟下他離開也很正常........誰希望身邊多帶個累贅呢?




晚上的醫院,對七瀨陸而言再熟悉不過,可也是他最討厭的。

他不喜歡醫院的味道,更討厭晚上自己一個人睡在醫院裡,這段時間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難熬。


因為七瀨陸,一直都是個害怕寂寞的孩子。



可七瀨陸也是個好孩子,為了不再給爸爸媽媽多增添麻煩,所以就算寂寞他不會說也不敢說。


他要做個好孩子,努力不給人帶來麻煩。

因為這樣的話,天にい說不定哪天就會回家了。




陸會努力當個好孩子,也會乖乖聽天にい的話,不會給天にい帶來麻煩。


所以....天にい......


“不要...鳴.....丟下陸一個人.......”


“鳴.....咳....咳咳!!”








“天にい....陸...睡不著啊.......”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四年的時間過去。


已經十七歲的七瀨陸,身體已經好很多了。


四年,他早已習慣或者不再習慣。

就算天にい不在他身邊,就算病情發作覺得難受,他一個人也能入睡了。


究竟是什麼時候習慣,亦或不再習慣的.....?

他自己也不知道,只依稀記得是在天にい離開後......他待在醫院裡度過的某日。



這一絲習慣或許對七瀨陸而言是好事,可他也討厭這種感覺。

那種沒有天にい在身邊的溫暖,難受沒有減輕的感覺,他真的不喜歡。




晚上


七瀨陸將整個人都縮在床上,闔上他那赤色的雙瞳“...天にい.......”矇矓的意識裡,他迷迷糊糊地喊出了聲。


“天......に....”聲音模模糊糊的。


“...嗯....最......天にい....了。”呢呢喃喃著就緩緩進入了夢中。




七瀨陸睡著了。



而旁邊的書桌上,放著前不久七瀨陸今天拿到的宣傳單。

封面上是最近剛出道的,由三個人所組成的一個男子偶像團體,TRIGGER。












隱藏的習慣   -   九条天


七瀨陸是七瀨天的雙胞胎弟弟,那個擁有著可愛笑容的孩子是他七瀨天的弟弟。

至少他跟陸,直到十三歲那年一直都是兄弟,是他七瀨天唯一的親弟弟。


可從他離開七瀨家開始,他就已經不再是陸那孩子的天にい。


從他那天主動放開陸緊握著他的手,不去理會陸那想留住他卻說不出口的鳴咽聲,邁開腳步筆直向名為‘九条’的男人走去的時候,他就失去那個資格了。



從那一刻起,他就已不再是七瀨天。




他是九条天,是九条先生的養子。


做為九条天,他沒有一個名叫七瀨陸的弟弟。

七瀨陸也沒有九条天他這個哥哥,有的只是同為雙胞胎哥哥的,七瀨天。



是過去身為七瀨天的他,而不是現在做為九条天的他。




這個認知在他離開陸,在離開七瀨家的時候,就徹底明白。

身為九条天,他不能回去,也不該回去。


如果問他。

九条天你後悔嗎?或者應該說,做為七瀨天的他,後悔嗎?

後悔離開七瀨家,丟下了那個愛哭又不讓人省心的孩子。



答案是,不會。




他不能、也不後悔。

只要是為了那個孩子,他就不後悔。


為了七瀨陸,七瀨天什麼都願意,就是要犧牲他自己也無所謂。

就算不能被那孩子理解也沒關係,他不打算告訴陸真相。



那孩子要是知道了真相.....他肯定會自責。




身為九条天的他,他沒有理由、也沒有資格,更是他自己不敢去接近七瀨陸。




有時他會想。

想那孩子會不會因為他的離開、他的不告而別,難過或者生他的氣,甚至是開始討厭他了?會不會恨他這個拋棄他的人呢?


討厭他也好、恨他也罷。

他只要陸能好好的。



到換季的時間了,陸有沒有注意身體呢?天氣開始變冷了,陸有好好注意保暖嗎?陸的病有好點了嗎?是不是還有再繼續發作?


關心七瀨陸、在意著七瀨陸的事情,是他從小就有的習慣。不管是過去的七瀨天,亦或是現在的九条天,這個習慣早已深入骨髓,是他身體的一部分。




他將身體靠坐在沙發上,手裡拿著和演藝圈相關知識的書籍,注意力卻是放在窗邊外的天空。窗外的景色灰濛濛的,天空原有的顏色被烏雲覆蓋,整片天都染上陰沉沉的灰色。


透明色的水滴緩緩從空中落下,一滴、兩滴、三滴“...下雨了.....”




做為七瀨天,他可以關心那個孩子、在意著七瀨陸的一切,可以毫無顧忌、甚至是縱容自己的這個習慣愈發強烈,再也戒不掉。



可九条天不行。







他和那個男人談的條件、還有他自己,都不會允許他這麼做。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喀擦。


“我回來了,天。”


聽見聲音,他把書闔上放在桌子上,站起了身“九条先生,歡迎回來。”


“今天好像比較早。九条先生的事情都都辦好了嗎?”


“手續都已經辦妥了,後天我們就會離開日本。”


“.....是。”


“剛剛在做什麼呢,天。”


“.........”


“在看一些資料。”說完,他看向窗外“雨.....漸漸開始大了。”


...氣溫有些下降了.....陸不要緊嗎?


“是啊.....在擔心你以前的弟弟嗎?”


“.....是,稍微有些擔心他的狀況。”


“這樣啊.....”


“天。”


“是。”


“身為專業偶像,是不能被自身情感所影響的,明白嗎?”


“.........”


“天。你是個完美的孩子,是一定會超越傳奇偶像‘ZERO’的人才。”


“.........”


“...是,我明白了。.....九条先生。”





“好了,我買了你喜歡吃的甜甜圈,快來吃吧。”


“九条先生。”


“什麼事?”


“請您放心吧,我會遵守條件。”


“我會待在您的身邊,成為超越ZERO的偶像。”


頓了頓“......不會再靠近七瀨家。”


也不會接近那個孩子......這樣就好。


對我還是陸,都好。





“.........”


“吃完了就趕快去休息吧,天。”


“後天就走,之後可能要幾年才會回來日本。”


“.....好。”他微微笑了一下。





天的房間


“身為專業偶像,不能被自身情感所影響......是嗎。”


“.........”



做為九条天,他是偶像。

七瀨天對七瀨陸所抱有的情感和習慣,不應該出現在九条天身上。


他明白,也很清楚。

他也沒資格擁有,他已經不是七瀨天了。



“........”


“.......陸。”


這份對陸的情感或習慣.....可以...讓他藏起來吧。

不能被影響的話,請讓他就這麼隱藏起來。



當作是做為七瀨天,他最後的任性。

以及九条天,他的自私。


不能表露,那......他就隱藏起來。




七瀨天或九条天。


對天而言,那都是.........

將銘記於心、且小心翼翼,深藏在心中的習慣。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四年後。



他再度回到日本。


他做為九条天,做為一名偶像。

成為了TRIGGER的的一員、做為主唱正式出道。




幾個月後。


他坐在車上,將視線放在車窗外,任由景色從他眼前帶過。


“.........”


“天....?你怎麼了?”


“沒什麼,在想些事情。”


“想些事情?天是遇到什麼煩惱了嗎?”


天回頭,將視線從窗外收回,看向向他搭話的兩人“沒有。”


“就算有,我也沒有義務告訴你們。”


“喂!天你這傢伙!我們可是一個團隊的啊!”


“就只是工作夥伴吧。”


“你這小鬼....!一點也不可愛,哪裡像現代天使了!”


“哦,是嗎。”


“天你別這麼說嘛......樂你也是,我們可是朋友啊。”


“.........”


“哼!誰跟這臭小鬼是朋友了啊!”


“......他這麼說!”


“......樂...!”





這樣的日子,已經是他九条天的日常了。

繁忙又不怎麼歡樂的對話,他不討厭。



可,他卻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。


那到底是什麼?


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



直到一年後。


他遇見了IDOLiSH7,與那個孩子一起......

他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。





他又將視線轉向了車窗外,與剛才一樣,窗外的景色從他眼前帶過。


九条天不會知道的是,如果他在早個幾秒將視線放回窗外的話,他眼中的景色一定會是溫暖的紅色這件事。



-TBC-